长沙原创音乐歌手联盟

张海鸥:诗心太软——中大诗校开学典礼致辞

中国文体2018-09-05 06:13:21




亲爱的老师、同学们:


中山大学举办暑期研究生诗词学校已是三期。2009年和2014年是广东省教育厅立项资助。第三期由中大立项部分资助,中文系“陈永正诗教基金”承担部分经费。“研究生”三字是立项资助要求的名称,实际不止于此,诗校一期学员77位,二期学员106位,既有研究生,也有青年教师和本科生。三期学员103位,多数是硕士研究生,还有不少博士生和本科生,都是在校生,教师和各方诗词爱好者只能旁听了。二十多位旁听学员颁发同样的诗校学员证书。


本期学员是从二百多报名者中精选的,来自陆港澳台46所大学,诗词水平总体高于前两期,但个人高度就未必了。有必要特别说明:本期立项批准60位学员,经费也是据此划拨的。但录取时发现优秀诗才太多,扩招太有必要,系主任彭玉平教授欣然鼓励支持,实际招收103名。幸亏有诗教基金支持,清高低调的陈老师一直不让提这件事,今天是个感谢的机会,让我们表达一下对陈老师的敬意和谢忱吧!


陈永正先生


即便如此,落选的一百多名同学其实多是合格的,令人惋惜、遗憾、无奈,我要向他们说声抱歉!


二期我们申请20万,省教育厅批给30万,因为一期办得太好。那份信任和赞许令人感动,真把诗校当“诗词黄埔”了!在当代中国的行政体系下,十分难能可贵,足以令人感动许多年,中华诗词界将长久铭记这件事。相比之下,今年经费太少(不好意思说),因而筹备过程颇费节省之心,住宿简朴,餐费也只好自理了,敬请谅解。还要感谢中大有些学员住自己的宿舍,为外地同学省出费用。还要感谢人民教育出版社报刊社广东分社为诗校承担了一笔重要的费用!谢谢翟铮先生!


不论钱多钱少,我们中文系两次干了同样的事:六十人的计划,扩招到一百多。上次是因为感激政府的信任,这次是因为报名者太多优秀。两次都因为“心太软”——诗心太软!


诗校举办以来,学员们一直昵称“诗词黄埔”,这个美丽的名称获得了广泛认可。虽然是个比喻,但我觉得社会认可必有深意存焉。


第一是对诗校水平和品质的认可。每期诗校都是诗词精英际会,是目前中华高校中最优秀的教授诗家与在校生中最优秀的诗词才俊进行一番传薪续火、教学相长的交流,是红尘俗世中的一脉清流。


第二层深意是薪火相传。遥想当年孙中山先生倡导创办广东大学(后改名中山大学)和黄埔军校,希望我们这个国家文武双全。现在中山大学一次次举办“诗词黄埔”,正是前贤伟业之传续。


第三是对未来的期许,未来的诗词界,必有诗校学员芬芳绽放,溢彩流光。


第四层深意我要重点阐释。我认为每期诗校都是一番宗教般的洗礼,是爱诗者的会盟,是国人栖居境界的诗意提升。


陈永正老师说:“诗是我的宗教”。我认为这不是比喻,而是赋,是“敷陈其事而直言之也”。人类的宗教有多种,每种宗教都有一种信仰。以诗为宗教,是信仰智慧和美,这是更加高贵优雅的信仰。在中大诗校,一群诗词精英怀着宗教般的虔诚交流诗心诗艺,注定是一种高端智慧的碰撞和高雅艺术的洗礼。


一切宗教都倡导爱,其实爱才是最高的宗教。因为爱是一切生命存续的保障,是内心的柔软,是情怀的温度,是日常的情趣,是相处的善意。而以诗为爱,是最优雅最美丽的爱。一群爱诗的人在诗词学校会盟,开启的将是又一番诗意的远征。


远征什么呢?我想借“横渠四句”来表述:为天地立诗心,为生民立诗艺,为往圣继诗学,为万世开诗境。


我们殷殷祝福!切莫辜负!


我怀着这样的心情为诗校开学典礼作了一首《贺新郎》,期望助燃师生们教学和创作的热情:






Copyright © 长沙原创音乐歌手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