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原创音乐歌手联盟

张海鸥:高贵许与 独抱诗心——中山大学诗词学校结业致辞

中国文体2018-07-15 07:17:50





亲爱的同学、诗友们:


诗校十日,太多精彩。因此结业致辞不敢草率,仍以书面方式。


“相见时难别亦难”,我们因诗而来,现在到了持诗而别的时候,许多不舍,许多珍重。我把不舍留给你们多说,我重点说说珍重。


人类离别都愿意互道珍重,那么诗人离别,珍重什么呢?


我们自珍自爱地自称“诗词黄埔”,公众许之,其中的珍重之意,开学典礼我已分四层阐释,这里不再重复了。大家共同确认了诗校的校训:“高贵典雅”。我阐释为:“在太多卑贱时追求高贵,在缺乏教养时倡导敬畏,在太多粗俗时崇尚优雅,在过多冷酷中舒展柔软,在太多污浊时珍重清流,在过于功利时持守诗心。”


诗校校训及结业证书


我们又重新阐释了以《长干行》为校歌的用意:相逢与远方的可能性。我们的相逢缘于诗,我们的远方将由诗心维系,愿大家高贵其心,典雅其形!


关于诗心诗艺的话老师们说了很多,但我意犹未尽。比如陈永正老师讲《独抱诗心》,大家都很喜欢。他说“诗是我的宗教”。宗教必有信仰,我上次解释说是信仰美和智慧,不知到位否。现在再举几个小例子帮助理解。


陈师是书法名家,德高望重,但从不卖字。喜欢文化和书法的人都敬重他。有一年为办诗词大赛,吴承学教授和我由政坛名士王则柯先生引领参加某市文化兴市的办公会议,市领导和文化、教育、园林各局的局长们,说好了支持诗词大赛一点经费,我们当然须以文化回报。但没有下文。稍后陈师又介绍云南玉溪县一处山林企业,我和彭玉平就飞过去了,往返三天,签约盖章合作,结果也没了下文。唯一的收获是拜谒了聂耳故居。聪明的彭老师不免困惑:“我堂堂中山大学,举办煌煌诗词大赛,名动中华,怎么要如此求人?”


在康乐公曾经散步的竹林边,我遇到陈师,他问“找到钱没?”我只有轻轻叹息,不惊动一片云彩。过几天陈师来电,让我与一个手机号联系。我打过去对方非常客气,问您的大赛需要多少钱?我鼓足勇气说“十三万吧”。对方就把钱汇入我私人账户了。后来我才知道,是陈师去给人家写了几幅字,他的好友张桂光教授也写了几幅。令我感受到真有礼敬文化的企业家,也感受到陈老师的声望和份量。那笔钱我舍不得一次用完,就分开办两次大赛。


吴、彭二师和我忽然想到,何不借陈老师的名望建立一笔“诗教基金”。这个动议得到各方认可和支持。筹款期间,陈师忽然告知有一笔两百万的捐赠。我太开心而且钦佩!后来才知道,陈师送出了多年珍存的许多墨宝。他说:“把此生的存藏都清理了。”那口气有点舒缓,问我钱够了不?我说存本用息好像可以了。他长舒一口气说:“行了。”他不让中文系或中山大学对他表示感谢,甚至嘱我别提此事。我偶尔和朋友说起,朋友惊讶,说如果请拍卖行,价值如何?我知道陈师当然也会想到这种方式,只是他不愿意卖字。他宁愿送给喜欢并懂得珍惜和收藏的人,只要他肯襄助诗教。至于数目多少,他又以尊重和淡泊之心待之。曾有一笔捐助二十万,对方不好意思求字,他欣然当场书写。二期学员有一位经营房地产的女生,为诗教基金捐助第一笔款十万元,陈师为她书写“冰清玉洁”四字。陈老师持的是君子之道,文人之道,优雅之道。


说这些,有助于理解他的独抱诗心。人世上有许多种敬爱,我们对陈老师的敬爱如冰如雪。


陈师常令我感动甚至泪目,赞美的话不宜多说,点滴在心就好,但有时也会记录在诗词里,比如2011年作《鹧鸪天·读沚斋词》下片:“词中事,最参差。趁霜趁雪染青丝。原来天贶清夫子,阅尽悲欢阅紫薇。”2015年“陈永正诗教基金”初具规模,因作《芰荷香》:“振弦歌。算从来雅士,谁最婆娑。此间夫子,放怀三径吟哦。清高趣味,恍然与、道艺维摩。平生难免蹉跎。未移素抱,未损亭柯。浊世偏能淡然处,以诗为宗教,仁作烟萝。萦心之事,文章教化尤多。涓涓翰墨,便酿作、一脉江河。濯缨濯足听荷。风标自在,但隐山阿。”这次陈老师讲《独抱诗心》,我作《采桑子》:“何人盛夏披霜雪,独抱诗心。独秀儒林。未许荣华烟火侵。会通今古横斜字,缓步高岑。磊落胸襟。一树甘棠岁岁荫。”


令人欣慰的是,陈老师并非“独学而无友”。《诗·小雅·伐木》云:“嘤其鸣矣,求其友声。”陈老师在康乐园找到了几位各抱诗心、各持学术、但却能共襄诗教的同道。吴承学教授是中国古代文学第一位长江学者,是中大中文系古代文学学科的领军人,是古代文体学研究的学科开拓者和标志,是“诗词黄埔”第一期和第二期的开讲人。这次他人在美国,未能为诗校三度开讲。他第一次的讲稿《“诗能穷人”与“诗能达人”——中国古代对于诗人的集体认同》后来发表在《中国社会科学》,荣获教育部二等奖。他的著作《中国古代文体学研究》被选入“国家哲学社会科学文库”,荣获国奖一等。同学们想必已经发现,为“诗词黄埔”授课的教授群体是中华诗教学会,会长副会长理事们次第登台传道授业,他们当然是优秀诗家,但首先是非常优秀的学者。当年创意并主持成立中华诗教学会的人就是吴承学老师,首任会长是陈永正老师,操持学会事务的人是我和彭玉平老师。这里是中华高校诗教的发起和运作中心。


说到彭老师,有必要特别介绍一下,因为他日新月异的速度常常令人目不暇给,我与他隔壁同事,往往是尚在欣赏他昨夜的“五月凤凰花似酒”,其人又已高入新境,“醉在枝头”了。他从珠江学者到长江学者,今年新任中文系主任。未尝改变的是,三届诗校他一直是主讲教授。当然,他如陈、吴二师一样终生持守一成不变的,是学术理想和诗词情怀。他的著作也入选“国家哲学社会科学文库”,论文和论著频频荣获省部级国家级高奖。致辞的时间有限,诗校其他教授此不一一,大家已经读到我发在教学群里的《采桑子》组词,每师一首。点滴小词,不足以道心事之万一;语浅情深,愿存诗心学谊于永远。明眼人一看就知,“诗词黄埔”不仅具有诗词高度,还有学术高度;不只是倡导高贵典雅的风度,还有芬芳馥郁的温度。


此刻系主任彭玉平教授在香港,向大家遥致问候。吴老师也在大洋彼岸嘱我向亲爱的同学们老师们转致问候。这次结业典礼等不到他们了,待到春归雪已融。但我现在致辞的文稿,昨夜已经吴、彭二位审阅并修改增益,所以可以代表我们共同的心情。


在中山大学,有陈、吴、彭、张等诸多教授诗家如此合作,在当代中国,有我们与中华诗教学会同仁如此致力于诗教,为诗词才俊们营造一次次风云际会展示才艺的舞台,这是大学之幸、诗词之幸、学子之幸。这话听起来太像自恋自诩,但在座诸君一定懂得,与其说是一批素心人对既往的陶醉,毋宁说是我们以春蚕之意和蜡炬之心期许未来、自我勉励。

让我们以此共勉吧——独抱诗心,高贵许与。


诗校十天,师生们感受了黑白、刘梓楠等人不辞辛苦黾勉操劳,其实在很长时间的筹备过程中,以他们为主力的管理团队,载辛载苦,一言难尽。我想大家一定是非常感谢的(掌声)!感谢林美娟女士高义捐赠!感谢人教社很给力的支持!感谢中山大学为此尽心尽力的师生们!


今天特别请到两位热爱文化的企业家。一位是为“陈永正诗教基金”捐助最多的人——云浮冯文钦先生,他是中华诗教学会荣誉理事、云浮书协主席。我们祝福他再进高境,继续襄助中华诗教大业。另一位是弘鼎集团董事长段志强先生,他特别敬重并真心喜欢诗词书画,是位有文心雅趣之人,我赠以《西江月》,序云:“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弘者广大雄阔也;毅者坚韧果敢也。至于鼎,国之重器,尊贵庄严稳固持久之象。自古志士仁人,或问鼎于江山社稷,挥戈逐鹿;或潜心于文采翰墨,落笔成章。弘鼎之谓,庶几如是也。”词曰:“闻道苌弘化碧,丹心许与江山。灵风瑞雨润芳鹃。岁岁川原红遍。自古忠良志士,襟怀载毅载坚。精诚铸鼎立云天。任尔为犁为剑。”我相信他也会以力所能及的方式襄助诗教大业。


诗校活动精彩剪影


我也非常感谢所有老师、学员、旁听学员!大家同心热爱诗校、敬畏诗词,才有如此这般的欣慰和精彩。


“杨柳渡头行客稀,罟师荡桨向临圻。惟有相思似春色,江南江北送君归”。各位亲,期待再会于“夜色如歌”的康乐园,期待再会于诗意的远方。





Copyright © 长沙原创音乐歌手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