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原创音乐歌手联盟

【观点】张海鸥:“我有一壶酒”酒慰风尘,馨柔暖人

诗刊子曰2018-09-21 07:15:57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诗歌事件已经在网络上火起来将近半个多月。期间,诗刊子曰诗社一直紧密关注,对此事件进行追踪调查,搜集到各方面资料,并采访了一些诗词名家对此事件的观点看法和建议,听取各方面的声音。子曰诗社微信公众号将于近期作出系列报道。日前,子曰诗社编辑联系到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华诗教学会会长张海鸥先生,张教授为本期报道写了一篇《酒慰风尘  馨柔暖人》的文章。文章如下:





酒慰风尘  馨柔暖人


张海鸥


        唐代韦应物《简卢陟》诗写戎旅生涯中风尘未偶的孤独、孤芳自赏的清高、借酒消遣的无奈和自慰。其最后两句“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风尘”,被人改成“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并利用微信激活发醇,引发了一场有趣的“诗歌事件”。人们关注的当然不是传播者和改编者,而是诗句对自己心灵的兴发感动。那么,这两句诗有何曼妙呢?它忽然“火起来”的现实原因是什么呢?


        我觉得这两句诗能直截切入并且亲切地触动人心中一条柔软的弦——消解烦忧。酒慰风尘的诗意具有普世化的温馨功效。


        消解或麻醉是酒的基本功能,它能使人兴奋、缓解疲劳或压力、缓解忧愁烦恼。酒不是少数人的奢侈品,而是大众的朋友甚至“情人”,普通人都可以轻易拥抱它,随心所欲地亲近它。酒却从不择人,任人取用。酒与人的这种关系无可替代,比如那句诗中的酒字如果改为茶或咖啡,不仅味道变了,亲切温馨的消解意味也淡多了。


        慰风尘是诗意的关键。如果慰的不是风尘,而是比较具体的对象,比如忧伤、艰辛、烦恼等等,诗味就会大减。“风尘”具有特别大的不确定性,因而就有特别丰富的可解读性和可联想性。不确定性和可能性是诗歌的根本特质。这正是这两句诗能引起太多人太多联想和补充的奥妙所在。东奔西走的政治家、学者、商人、打工者、艺人,谁都有一份属于自己的风尘感,其中的人生百味只有自己最知道,但自己也可能说不清楚。不论清楚与否,都需要宽慰、消解、慰藉,酒恰恰具有这种“慰”的功能,而且无可替代。所以,当“酒慰风尘”这个极富启发性的诗意猝然触动人们的风尘感时,许多人便想尝尝这碗“诗意的方便面”,看能否弄出点“诗意栖居”的高雅来。况且续写和全然原创不同,续写是顺着一个引信继续展开,创意的难度相对小一些。


        至于这场诗事发生的背景因素,比如诗词回暖、大众传播、回避敏感等等,这里就不谈了。




【诗人简介】
张海鸥,复旦大学文学博士。现任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中华诗教学会会长、广东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等。研究中国古代文学,诗词学,写作各体诗歌。在《中国社会科学》《文学评论》《文学遗产》等刊物发表论文百余篇,出版《北宋诗学》《水云轩诗词》等著作十余种。 


 


Copyright © 长沙原创音乐歌手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