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原创音乐歌手联盟

百年歌声--李谷一

知音一李谷一的歌迷天地2018-11-26 06:38:46


    
  人们常说岁月如歌,每个人都有他不会忘记的歌曲。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李谷一演唱的歌曲陪伴我们很多人从那个年代一直走到现在。正是有了这些歌曲,才使得我们的回忆更加生动,也使得那段记忆成为了我们人生岁月中一段难忘的旋律。

        2007年央视音乐频道《百年歌声》节目录制了李谷一专辑,共分三集播出! 
       第一集:戏歌  第二集:创作歌曲  第三集:电影歌曲

       节目中李老师清唱和演唱了十余首歌曲,通过这些歌曲引出当年的许多故事,迷看后直呼过瘾!
第一集:戏歌

嘉宾:作曲家姚明、青年歌手王丽达

曲目:《刘海砍樵》 《故乡是北京》《浏阳河》《我的中国心》


第二集:创作歌曲

嘉宾:作曲家张丕基、青年歌手王丽达

曲目:《乡恋》《我和我的祖国》《年轻的朋友来相会》《洁白的羽毛寄深情》《难忘今宵》


第三集:电影歌曲

嘉宾:作曲家张丕基、青年歌手刘一祯

曲目:《边疆的泉水清又纯》《绒花》《妹妹找哥泪花流》《知音》《艳阳天》《妹妹是树哥是山》


《百年歌声》李谷一专辑录制故事(作者:烟斗客)

央视“首乐频道”有个《百年歌声》栏目,其导演曾多次邀请李老师参与,李老师辞谢了。导演再三恳请,在导演的诚挚感召下,2007年8月4日李谷一同意会面。令李老师、肖先生意外的是,导演竟为一位漂亮白净的20多岁的小姑娘,曾是音乐学院本课生。导演说:鉴于李老师在中国歌坛的地位与影响,《百年歌声》准备为她连作三期内容。导演又说:她已在“谷一之家”网站浏览和搜集到部分资料。李老师沉思良久,建议:“如果分三集,我考虑分为:创作歌曲、影视歌曲、戏歌,三部分内容。”并仔细谈了内中的构想。导演表示信服和同意。李老师建议请张丕基讲影视歌曲、姚明谈戏歌;演员请王丽达、刘一祯。也许是怕李老师事情繁忙,夜长梦多,《百年歌声》剧组动作相当迅速,通知李老师8月6日”进棚录制“。
       
从下午三时开始,近八点结束,三集内容在五个小时内一气呵成。开始,由李老师演唱了她的几首成名曲,还有新歌《妹妹是树哥是山》。然后,按三个板块逐一访谈,在场观众听得鸦雀无声。比如,当她谈到二十多年来演唱《我和我的祖国》感受时,当初面对祖国的飞跃发展充满自豪、欢快;可是现在一唱到“我歌唱每一座高山,我歌唱每一条河”时,心中突起紧张、痛苦,因为有多少江河湖泊都被污染了啊!观众顿起一片赞同的掌声。当她讲到《年轻的朋友来相会》时,原词中有一句:“光荣属于八十年代的新一辈”,在80年代唱着还行;到了90年代,我擅自改成“光荣属于九十年代的新一辈”;可进入21世纪了,怎么唱?我干脆改成了“光荣属于改革开放的新一辈”,这样把大家都包括进去了!台下又是一片欢笑和掌声。
   
访谈中,李谷一时不时与两个湘妹子王丽达、刘一祯同唱过去难忘的歌,那种亲密的情感交融,给全场观众带来温馨的泪花。访谈中,张丕基回忆到:当初《乡恋》的第一稿歌名叫《思乡曲》,很传统、也很难唱。央视《三峡的传说》主创人员听后不满意,希望插曲要简洁上口,更“时代化”一些。我说《思乡曲》的词摆在这,怎么“时代化”?!不曾想,当夜四点钟,作者拿了一份新词送到我家来,“逼”着我重写一稿!我看了看词,琢磨一阵,仅用半个小时下笔写成了传颂至今的《乡恋》。最主要的是,请李谷一进棚录音时,我简直傻了,李谷一唱出来的感觉,把作曲家在创作时都没有感悟、捕捉到的内涵和韵味发挥的淋漓尽致,太了不起啦!后来批判《乡恋》,来势凶猛,我们作曲的都懵了,真是有口难辩。但在一次“音创会”上,李谷一站起来发言:“你们要批判就批我!歌是我要这么唱的,是我要这么处理的,跟作词作曲的没关系!” 在《百年歌声》的录制现场,张丕基讲到这里,突然挺直身形说:“李谷一太勇敢了,非常了不起啊!”
   
访谈中,作曲家姚明爆料说:在录《前门情思大碗茶》时,我这个倔东北人碰上一个倔湖南人,南北两个倔人在棚里吵的面红而赤!李谷一演唱时,把“茶儿”,唱成“茶”,我说一定要用京韵,要有“儿”字音。李谷一偏不干,说我就唱“茶”没那么多“儿”!我们俩“茶儿”、“茶”的争执不休,互不相让。(李谷一插话:我们湖南人不太会说卷舌音,今天我还说不好这样的字,当时我是拧到底啦!)姚明接着说:多少年过去了,再听这歌,“荼”字没“儿”,也挺顺的,找不着毛病了!

当访谈节目全部录制完,剧组制片人和导演兴奋地大声喊道:“这是《百年歌声》开办以来,最好的一次访谈!谢谢李老师!”李谷一向在场观众和剧组人员深深作揖:“要谢谢观众们、谢谢剧组,谢谢来宾,耽误了你们五个小时的时间听我侃,谢谢啦!”


Copyright © 长沙原创音乐歌手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