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原创音乐歌手联盟

走近张天甫: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

湘南徐工2018-04-10 08:45:38

全世界只有不到1%的人关注了湘南徐工

您真是个特别的人

作者与男高音歌唱家张天甫在一起

【一】爱之初体验

“也许是天意,今生我为艺术献身,满怀憧憬满怀自信,我耕耘在艺术园地。茫茫荒野不知东西,几度风雨,方知艺术生涯之艰辛。多少次地想,多少次地问,艺术人生无怨无悔。多少次地问,多少次地想,艺术人生永不放弃。也许是机遇,今生我与艺术相依,满怀理想,满怀豪情,我攀登在艺术高地。茫茫征程不知捷径,几度寻觅,方知艺术道路之崎岖。多少次地想,多少次地问,艺术人生无惧无畏,多少次地问,多少次地想,艺术人生永远前行!艺术人生永远前行!”

 

以上是张天甫所演唱的《艺术人生》的歌词,它很好地诠释了他的音乐旅程与人生追求,也是我对他本人的爱之初体验,兹摘录如下,谨作为开篇语吧!

柳宗元

一座城市,因一个文人柳宗元写了一篇文章《捕蛇者说》而更富有文化底蕴,这就是永州;一所大学,因置身于永州而更富有学术氛围,这就是湖南科技学院。

 

2017年4月25日凌晨,我走进了湖南科技学院学术交流中心215房。窗外绿树掩映 ,鸟语啁啾,晴空万里,清风徐来,不用说,今天又是个好日子。

这是我第四次见到张天甫了,我从不掩饰我每一次见到他时其内心的欣喜与躁动,是的,我承认他是我的校友,但他却不是一般的校友,他是长沙理工大学的杰出校友。作为一名歌唱家,他几乎每天都奔波在歌唱的路上,或国内的某个城市,或香港特别行政区,或外国的某个城市,他像一个被音乐上了发条的闹钟,又像一个被音符时时刻刻抽打着的陀螺,几乎每一天的行程都安排得满满当当的,似乎就没有停下来的时候。于此,与他的每一次晤面都是一种奢侈,应该算是我的福分与造化吧!有趣的是,同为文艺圈人士,我们的生活却迥然不同,歌唱家需要在镁光灯下,更需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放声歌唱;而作家我需要远离繁华,更需要杜绝喧嚣,寂寞地坐在电脑前,静静地构思,辛苦地打字,当思路断了的时候,偶尔抽支烟提下神。职业决定了各人的生活方式,你无法逃避,也无法选择,这就是歌唱家与作家的本质区别。所以说,他才是万众瞩目的明星,而我却只是一个在背后默默码字、不见天日的文字工作者而已。

这是我第四次见到张天甫了。第一次是在2016年10月9日的下午,那一天,我参加了在长沙理工大学云塘校区文化广场所举办的一个活动,这个活动就是校友张天甫原创歌曲新专辑发布会,我静静地坐在台下,听他唱了一首歌曲《爱在中国》;第二次是在当天的晚上,我在长沙理工大学云塘校区大会堂见证了“甲子风华百强梦”长沙理工大学创建“双一流”暨办学60周年师生联谊晚会,我静静地坐在台下,再一次听他唱了一首歌曲《爱在中国》;第三次是在2017年4月24 日的晚上,我在湖南科技学院音乐与舞蹈学院音乐厅见证了“爱在中国”张天甫2017年全国高校(湖南科技学院)独唱音乐会,我静静地坐在台下,这一次我听他分别用六种语言连续演唱了17首歌曲(先后为《圣母颂》《请别忘记我》《热恋中的士兵》《负心人》《多么快乐的一天》《燕归巢》《女人善变》《绒花》《两地曲》《在水一方》《蒙古人》《茉莉花》《康定情歌》《马桑树儿搭灯台》《爱在中国》《格拉纳达》,最后再加一首返场歌曲),而不是简单的一首歌曲哦!也许这段文字有记流水账之嫌,你切不可计较我的文字冗长而啰嗦,我只想用文字记录这些美好的瞬间,我只想用文字铭刻这些鲜活的往事,留存心间,细细回味,经得起岁月的更迭与嬗变,更经得起遗忘的检验与校对,仅此而已。

于我而言,第四次见面是相当富有意义的,怎么说呢?在我看来,前三次见面只能用“远望”这个相同的词汇来形容,就好比你花不菲的金钱参加了天王巨星刘德华的个人演唱会,你安静地坐在一个远离刘德华的角落,是的,我承认你的确看见了刘德华本尊的庐山真面目,但与他却没有丝毫交流,这跟在冷冰冰的电视荧屏上观看刘德华的个人演唱会又有什么区别呢?严格地说,这一次不能叫做见面,应该叫做正式的晤面,就是两人坐在一起促膝交流的那种方式,你若细心一点,你就会发现这篇文章的标题含有一个“走近”的词语,对啦,第四次见面就是走近张天甫,真真切切地走近拥有中国国家交响乐团男高音歌唱家、国家一级演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文化部文化艺术中心音乐专业委员会评审专家导师等诸多头衔的张天甫。

 

这是一个美好而难忘的早晨,因昨晚的劳累与应酬,张天甫显得一脸疲态,见我进来之后,他热情地招呼我坐在沙发上。他坐在沙发的靠右边,我坐在他的左边,他忙着泡茶,随后给我递上一根小型的雪茄。老实说,我也喜欢抽烟,为此曾写过一篇《论抽烟与写作》的随笔,但今天却是我平生首次抽雪茄,而且还抽了好几支,言及此可能让大家见笑了。随后,在品茗的啜饮声中,在雪茄的烟雾缭绕中,我偶尔侧目打量着他那一头卷发中隐藏着的几根白头发,张天甫向我娓娓道来,尽管期间时不时有人敲门找他说上几句话,但这并不妨碍我与他长达一个多小时的交流。


 

【二】天赋与践行

张天甫肯定是有歌唱天赋的,虽然谈不上天赋异禀,但他的确将天赋演绎得淋漓尽致,这是一件毋庸置疑的事情。那么天赋又是一个什么东西呢?天赋就是天分,它是成长之前就已经具备的一种潜在特性。在某些事物或领域具备天生擅长的能力,抑或具有某种天生的信仰、执着与热情,可使其人在同样经验甚至在没有经验的情况下以高于其他人的速度而成长起来,而且天赋还有它的唯一性与特殊性。如果这个人所具有的成长潜力和可能性已经在他(她)的人生轨迹中已然表现出来的话,那么他(她)就具备了该方面的天赋器量。

一般来说,一个人在学校期间所学的专业与毕业之后所从事的第一份职业与天赋并无直接联系,如果同轨,必将少走很多弯路,顺风又顺水;如果不同轨,其道路曲曲折折,坎坎坷坷,兜兜转转,他(她)将比同行付出更多的时间、精力与心血。下面,我不妨陈述他的一段人生经历:1970年7月11日,他出生于湖南省怀化市中方县铜湾镇黄溪村;1983年,初中毕业之后,他考入怀化市第三中学,选择的是理科;1987年,他考入湖南省轻工业高等专科学校(现为长沙理工大学),在食品工程系发酵专业学习;1990年,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到湖南造漆厂;1992年,在单位工作近两年后,他停薪留职,此后就有了为期两年的北漂生涯,在首都居无定所,漂泊无依。当然,在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人们还没有发明“北漂”这个名词,从这层意义上而言,他应该算是第一批北漂人士。1992年是一个节点,是他的人生里程碑,之后的他便慢慢地与音乐接轨了,最终爬上了音乐的列车,驶向那栋庄严高大、富丽堂皇的音乐殿堂。而1992年之前的他,似乎与音乐毫不搭边,如果非要牵强附会的话,顶多就是他的父亲曾在当地的文化馆工作过,其父会拉二胡,但儿时的他并未接受过任何关于声乐的专业训练,所以在他的成长过程中,他至多也是接受了一些来自家庭内部的音乐熏陶,但于我看来,拉二胡与高雅音乐相距甚远,似乎风马牛不相及。若论他是否出生于音乐世家,这个还真不好说,需再次询问他本人,追溯他那更遥远的祖宗。

老实说,我也是喜欢音乐的,但我对音乐却一直心存敬畏之心。俗话说得好:隔行如隔山,诚如斯言,我是真心不懂音乐啊,这年头,谁不会唱歌呢?谁不敢在卡拉OK厅、量贩式KTV或家庭影院引吭高歌飚上几曲呢?难道这就代表他(她)懂音乐?我表示怀疑。这让我想起了一段往事,我读初中一年级的时候,好像是第一个学期开设了《音乐》课,当一个从农村里出来的乡巴佬知道了五线谱、四分之一音符、八分之一音符等专业术语的时候,当一个懵懂少年渐渐地喜欢上了《音乐》这门课程的时候,谁知道在第二个学期这门课程便戛然而止了。可恨悲哀的应试教育哪,无形之中扼杀了我的一项爱好。直到现在,我一直相信我也是有音乐天赋的,只不过在此后漫长的岁月里,我一直没有去学习与挖掘罢了。但是,多年以后,我还是写了一篇关于音乐的长篇散文《乐之旅-一个70后的音乐旅程》,足见音乐于我内心之深刻影响。 

永州市委书记李晖与张天甫交流

行文之前,我是心怀忐忑的,以至于长时间不敢落笔,因为我是真不懂音乐啊,但不懂音乐并不代表我不敢写与音乐休戚相关的歌唱家,作为一名作家,我需要有这个勇气与担当,我虽然写不来《如何提高歌唱水平?》这种跨领域的文章,但写一写我眼中的校友张天甫总无大碍吧!再者,不懂可以学习与交流嘛,所以在犹豫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后,今天我终于下定决心起笔了。

张天甫是有品牌标签的,譬如高雅音乐、正能量、主旋律、大气磅薄、高音、阳刚、卷发,于我看来,这些就是烙在他身上的人格标签。我大抵知道,音区有低音、中音和高音,这里不妨重点说一下高音。高音是指真声的一种歌唱方法,它永远是唱歌中的核心问题,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一个演唱者的实力。当然,只要导入科学的练习发声技巧,人人都可以具备唱高音的能力;我还大抵知道,唱歌有美声唱法、民族唱法、民族美声唱法、通俗唱法、民族通俗唱法(简称民通唱法)、流行唱法等,这里不妨重点说一下美声唱法美声唱法要求喉头在保持吸气位置的状态下,呼出气流,吹响声带,使打开的共鸣腔体能够完全均匀共鸣的歌唱方法。一般来说,歌唱呼吸是发声的动力,是歌唱的基础。美声唱法区别于其他唱法的最主要的特点在于美声唱法是混合声区唱法。虽然市井小民不太接受美声唱法,但这种唱法不仅影响着中国的声乐艺术,同样也影响着社会其他国家的声乐艺术。

我一直认为,高音就是张天甫与生俱来的天赋,这是父母赐予他的一副好嗓子,于是在后天亦顺便成全了他的美声唱法。我不知道如何描摹音乐领域那种天赋的真实状态,毕竟我不是歌唱践行者,但我一直认为,音乐与文学肯定有相通之处,我曾在《如何提高写作水平?》一文中对写作天赋有过这样的描述:“纯粹的写作是不需要天赋的,但要写出名堂来,欲成为大家、文学家乃至文豪那是肯定需要天赋的。譬如说,奥林匹克运动会的男子100米比赛,无论中国运动员再怎么吃苦,再怎么训练,我相信都跑不过黑人运动员,因为在这方面,黑色人种的基因就是比黄色人种的基因强大。于写作而言,天赋又是什么呢?依个人陋见,天赋就是负责语言区域的那一块大脑比较发达;天赋就是对文字有一种天然的理解力、亲近性、敏感度和拿捏度;天赋就是思维敏捷,善于组织文字,善于将文字进行巧妙地排列组合;天赋就是对身边的大自然、人物与事件比较敏感;天赋就是内心拥有一种想倾诉的渴求与欲望;天赋就是一个只喜欢这个而憎恶那个的偏执狂……”言及歌唱天赋,我想,简而言之就是,他(她)有一副天生的好嗓子,只要他(她)一发声,必定技惊四座,艳压群芳,譬如音乐选秀节目中经常爆出的海豚音与火山音。

 

一个人纵使拥有上苍赐予的天赋,若不加以科学的学习与长期的实践,结果亦是枉然。

也就是说,只要方向选对了,再加上后天的勤奋与努力,假以时日,如果机遇垂青他(她)的话,他(她)是能够有所作为的。下面,我不妨再一次陈述张天甫的一段人生经历:1992年,他考上了中央乐团社会音乐学院,期间学习声乐与语言,语言涉及德语、法语和意大利语,一共学习了四年;1996年,他正式出道,从此走上歌唱之路;1998年,他又考上了中国交响乐团,在当时那可是中国最高的文艺团体哦!诚如他自己所说的:“20多年前的夏天,怀揣着歌唱家的梦想,带着年轻人的稚嫩,我来到了完全陌生的只有在书本上才知道的伟大的北京,开始了20多年的追梦人生!不曾想那么一个也许很寻常的决定,却成了我终身的选择!不曾想那么一个小小的梦想却是几乎要用我整个青春年华不断的努力学习进取才能完成的梦想!”

 

张天甫如今在音乐之路上已践行了二十余年,可谓是乐坛老将。据我所知,作为中国交响乐团的主要演员,多年来他演唱了大量中外大型套曲,在上千场音乐会上担任独唱、领唱、重唱,其演唱的绝大部分作品我们未曾听过,有莫扎特的《安魂曲》、威尔弟的《安魂曲》、勃拉姆斯的《安魂曲》、巴赫的《降B小调弥撒》、亨德尔的《弥赛亚》,还有外国歌剧《魔笛》《茶花女》《艺术家的生涯》《阿依达》《图兰多》《托斯卡》《弄臣》及中国歌剧《江姐》《阿诗玛》《望夫云》等,还有贝多芬的《梦幻曲》《第九交响曲》以及交响乐《沙家浜》《黄河大合唱》《祖国颂》等。此外,他在国内已成功举行了八场个人独唱音乐会 ,并出版发行了三张个人专辑 ,由他首唱的六首歌曲音乐电视《湘江北去》《爱在中国》《龙腾序》《芷兰花》《油茶花》《丝路金桥》也由中央电视台音乐频道相继推出。回眸看见这么多带书名号“《》”的歌曲,一方面令我瞠目结舌,另一方面又让我想起了一个定律,那就是一万小时定律。作家格拉德威尔在《异类》一书中指出:“人们眼中的天才之所以卓越非凡,并非天资超人一等,而是付出了持续不断的努力。一万小时的锤炼是任何人从平凡变成世界级大师的必要条件。”


常言道: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事实胜于雄辩,在这里,我不敢妄加评论他的歌唱水平,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他是勤奋的,也是努力的,他在音乐之路上扎扎实实跋涉了二十余载,一直躬身力行地践行着自己的歌唱天赋。



【三】素养与担当

“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张天甫肯定是有音乐素养的,关于这一点毋庸置疑。在湖南科技学院的独唱音乐会上,我以业外人士的身份欣赏了他的独唱音乐会,我发现他对服装很考究。在上半场,他唱的是以咏叹调为主的外国歌曲,他穿的是燕尾服;在下半场,他唱的是既有反串性质又有民歌的中文歌曲,他穿的是礼服。我还发现一个小小的细节,他在唱歌的间歇总会拿出一块白色的手帕擦去脸上的汗珠。翌日,我问他何故?他说:“歌唱是门艺术,需要具备艺术家的修养,更要具备运动员的体力,唱歌久了身体难免会出汗,而且又不能假唱,不像市面上80-90%有假唱现象,肚里要有干货,要拿出自己的实力来,更要对得起台下的听众。‘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一旦站上舞台,音乐会就是对歌唱者歌唱技术方法、耐力体力、心理素质等方面的重大考验,三者缺一都难以完成整场音乐会的。就像意大利男高音歌唱家弗兰科·科莱里说的那样:‘男高音就是这样,演出失败了睡不着觉,成功了也睡不着觉。今夜无法入眠!’”我又好奇地问他:“你是如何记歌词的?”他说:“先把歌词背下来,再时不时地温习一下,温故而知新嘛,在台上唱歌最尴尬的莫过于忘记歌词。”我又好奇地问他:“你是如何锻炼身体的?”他说:“一般来说,随着年龄的增长,艺术境界越高,身体却越来越差,而我总是处于一种攀登艺术的状态。我也知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所以我锻炼身体的方法有引体向上、俯卧撑,当然还随身携带着健腹轮,就是练咏春拳和截拳道的那个李小龙经常使用的一种器械,你若不了解,可上百度搜索一下。”我又好奇地问他:“在你的独唱音乐会上出现了几个嘉宾,你是如何与他们沟通与协调的?”他说:“我与莫大尼、龙湘菡、梁霄、陈婉云他们合作得很好,他们有些是湖南科技学院的音乐老师,有些是我的学生,都是有一定歌唱实力的。虽然他们的舞台经验不足,但我在幕后总是鼓励他们,大胆一点,不要怕,唱出自己真正的水平。不管谁是红花,谁是绿叶,最重要的是让台下的听众开心。”随后,我又问了他一个大胆的问题:“你这头卷发到底是天生的还是后天的造型?”他嘻嘻地笑道:“这是我在1988年烫的头发,那时也是一时冲动,后来就回不去了。不过,这样也好,歌唱时素颜出镜,又不用刻意化妆,因为一旦化了妆,人在镁光灯下容易出汗。”他这样一回答,于我而言,这个十分好奇的问题终于水落石出了,当时的我竟然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似的,其内心一阵狂喜。

刘秉义先生

关于张天甫的专业素养,我这个外行肯定是没有发言权的,请允许我引用几段来自业内人士对他的评价。在2015年8月16日举行的张天甫“爱在中国”北京独唱音乐会上,男中音歌唱家刘秉义这样说道:“男高音在北京开如此规模的音乐会很少,音乐会非常圆满,自始至终他的音色明亮统一,作品情感处理十分准确。”著名男高音歌唱家程志刚这样说道:“张天甫的独唱音乐会开创了男高音演唱中国歌曲的新纪录。”亦有专业人士这样评价道:“张天甫的声音伸缩性很强,高音通透明亮,弱音清澈绕梁,强声、弱声、半声均掌握自如。他唱艺术歌曲或民歌时如同翁德里希那样飘逸,唱咏叹调时如卡雷拉斯那样醇厚。”  

张建永先生

舒勇先生

吉首大学正校级督导员张建永先生是张天甫的朋友,他这样说道:“张天甫,典型中国南方中型挺拔健美男人,一头卷发,皮肤白皙,脸部肌理文静中隐含着刚毅,棱角里充满睿智。他落落大方,开口即唱,一唱惊人。金属般的男高音像高天罡风掠过,像壶口黄水奔涌,敲击耳鼓,叩问心灵。”同样来自家乡怀化市的当代著名艺术家舒勇也是张天甫的朋友,他这样评价道:“因为男高音在我心目中的形象,通常是和帕瓦罗蒂一样大腹便便吨位级的人物,而天甫兄则有些单薄甚至瘦弱,与我心中的男高音形象相差悬殊。但是当他身处我空旷的工作室,在没有任何伴奏的情景中,一曲高亢激昂的《龙腾序》彻底颠覆了我对男高音的理解。没有任何修饰,声音回到本质,俊朗修长的身体里充满着力量与激情,极具穿透力的声音,干净而浑厚,气势磅礴,可以轻松自如地连飙19个High C高音,能做到这样的也是凤毛麟角。作为和我一样从湘西的青山绿水中走出来的艺术家,张天甫的歌声带着湘西秀丽山水间的灵气,恢宏而不失细腻,具有极强的听觉识别性。他在音乐细节和戏剧性表现方面,有着高度的艺术追求,对歌剧咏叹调和艺术民歌融合的演唱方式加以区别,逐渐形成了他的特点,特别注重音乐的表现和情感的表达。会唱歌、能唱歌、唱得好的人很多,但是能够将歌唱进别人心里的人并不多。张天甫,一个真正用心歌唱的人。如今一想到男高音,脑海里尽是天甫兄。”

 

活到老,学到老,随着年龄的增长,张天甫的艺术修养也悄悄地发生了一些转变,他之前唱了太多的西洋作品,鉴于此,反而让他萌发了一种“唱自己的歌曲”、“唱中国歌曲”的大胆想法,因为他不想成为一个演唱工具,他希望在有生之年能承担起一些社会责任,传达一种正能量的思想感情。他曾经说过:“在学校里,我学习过不少的中国歌曲,我很喜欢这些歌曲,总感觉中国民歌更亲切一点。我觉得一个歌唱家不能局限于某一个领域,一辈子好像只能唱某一种类型的歌曲,我要把自己的路子打开一点,再打开一点。”基于此,根据意识决定物质的唯物辩证法,在追求艺术的道路上,张天甫并不满足于西洋歌剧和外国艺术歌曲的演唱,他对于中国创作歌曲以及中国民歌尤其喜爱,并多有建树,最终形成了自己真诚朴实的演唱风格。由于其演唱作品涉及面很广,因而也极大地提高了他的演唱技能和艺术修养。

 

张天甫是有担当的,在歌唱领哉也是有社会责任感的。2016年11月7日,他先是在湖南省怀化市中方县铜湾镇举办了第一场爱心义演音乐会。仅时隔两日,11月9日,“爱在中国,情系麻阳”爱心义演音乐会又在同市的麻阳苗族自治县的锦江广场唱响。在这两场广场音乐会上,现场听众近万人,与此同时,网络直播平台观看量逾46万。更重要的是,他还携手一批富有爱心的企业家们,为100名老人和100名孩子赠送了总价值近20万元的物质与资金。当本地记者采访张天甫时,他深情地说道:“通过举办这种爱心义演音乐会,我想为当地的老人和孩子们带来温暖,我想让他们知道,在寒冷的冬天,有一些北方的艺术家们在默默地关心着他们。同时,我也想告诉家乡的中小学生们,在几十年前那么困难的年代,在他们脚下这块同样的土地上,也能走出一个世界级的歌唱家,希望这个歌唱家能够成为你们精神上的榜样。我相信,只要你们能够看到生活的希望,不断地努力着,你们将来的人生也会绽放精彩。”


张天甫曾经说过:“社会总是会流行什么,但我们一定要有自己的坚持,不一定顺着这股潮流走。”是的,他一直有着自己的坚持,没有顺着潮流走,随便改变自己的航道。他唱的是高雅音乐,这就注定他的受众面很狭窄,若不注入商业元素,发财当然只是一句空话,但他更看重社会效益,希望他的歌曲能够给人们带来正能量,希望他的歌曲能够塑造人格的力量,因为他始终相信,艺术是长久的,而思想的影响却是无穷的。

 

在这里,我不妨举两个例子,以佐证之。其一,他的《爱在中国》和《芷兰花》这两部MV(Music Video,即音乐短片)皆取景于他的家乡怀化市,其中有一个景点就是芷江受降纪念坊。这栋建筑可不简单哦,它建于1946年2月,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的标志,是中华民族伟大不朽的历史丰碑,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重要历史见证,是全球六座凯旋门(罗马、柏林、米兰、巴黎、芷江、平壤)之一。坊上嵌刻有蒋介石、李宗仁、何应钦、白崇禧、于右任、孙科、王东原、居正、王云五等军政要人的题词和《芷江受降坊记》铭文。虽然歌唱不能直接带动怀化市的经济建设,但通过广泛的大力宣传,却间接地促进了怀化市的GDP(Gross Domestic Product,即国内生产总值)。在这方面,音乐作品与广为传阅的文学作品有异曲同工之妙;其二,我有幸见证了“爱在中国”张天甫2017年全国高校(湖南科技学院)独唱音乐会,我在现场发现台下坐着的绝大部分听众都是来自音乐与舞蹈学院的大学生,现在的他们虽然青春而稚嫩,但他们在大学期间学的却是音乐专业。我想,今天张天甫的独唱音乐会一定会影响湖南科技学院的这一批大学生,对他们的思想、理想、信念乃至未来的人生道路说不定会起着潜移默化的作用。还有,这一次,张天甫只是在湖南科技学院演唱,那么下一场肯定会转移到另外一座象牙塔,继而影响另外一批大学生,难道不是这样吗?如此以点带面,其影响力不可谓不深远矣!而这,正是张天甫的担当与社会责任感所在。



【四】音乐与文学

张天甫一直唱的是高雅音乐,在西方被称为宫廷音乐,只有上流社会的贵族才有条件享受,而这也是他喜欢做的事情。我一直觉得,音乐与文学肯定具有相通性,譬如能陶冶人的情操,丰盈人的思想,弥补人的内心世界,滋润人的心灵,提升人的修养,愉悦人的精神。我听说有一种治愈系音乐(比如范玮琪的《最初的梦想》、徐佳莹的《别怕》),还有一种励志音乐(比如刘欢的《从头再来》、汪峰的《光明》),于此,音乐于人之重要性实不言而喻。不同的是,音乐是用嘴巴唱,用耳朵听;而文学是用手写,用眼睛看。总而言之,音乐和文学皆属于艺术,与书法、绘画、雕塑、舞蹈、戏剧、电影、建筑、工艺等艺术形式齐头并进,归根结底,艺术是受益于人类的。

作者与德国钢琴家恩斯特.诺尔廷.豪夫在一起

2014年,我曾经背诵过《唐诗三百首》,亦曾知道里面有很多关于音乐的文学作品。我是真心羡慕古代的某些文人哪,既能写诗,还能弹琴、拨筝、鼓瑟、吹埙,而我除了会写一篇酸不溜秋的文章,却什么也不会,此时此刻,内心莫名涌起一股苍凉的悲哀。


我还是想借助一些唐诗来解读一下音乐,因为我觉得张天甫唱的是高雅音乐,而古诗也是高雅的,尽管我不擅长写古诗,当然,古诗中的意境无疑也是高雅而晦涩的。譬如白居易在《琵琶行》中刻划了琵琶的音色,其词曰:“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譬如孟浩然在《夏日南亭怀辛大》中刻划了心境的悲凉,其词曰:“欲取鸣琴弹,恨无知音赏”,好像好朋友辛大不在身边,他感到非常遗憾,于是弹琴便显得毫无意义;譬如刘长卿在《弹琴》中刻划了世无知音的寂寞心情,其词曰:“古调虽自爱,今人多不弹”,好像他的技艺已登峰造极,无人匹敌似的;譬如李颀在《琴歌》中巧妙地刻划了琴声的震撼力与感染力,其词曰:“一声已动物皆静,四座无言星欲稀”,那个弹琴的人实在是太厉害了;譬如王维在《竹里馆》里描摹了自己以琴为伴怡然自乐的情怀,其词曰:“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譬如诗仙李白在《听蜀僧睿弹琴》中描摹了高僧不凡的气派,其词曰:“蜀僧抱绿倚,西下蛾眉峰。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高僧挥手之间,万壑松林的呼啸之声便不绝于耳,悠扬不绝的琴声萦绕耳际,使听者如被流水洗过一般;譬如李颀在《听安万善吹觱篥歌》中通过动植物的变化描摹了觱篥声的转变,其词曰:“枯桑老柏寒飕飗,九雏鸣凤乱啾啾。龙吟虎啸一时发,万籁百泉相与秋。忽然更作渔阳掺,黄云萧条白日暗。变调如闻杨柳春,上林繁花照眼新”;譬如我所喜欢的诗鬼李贺在《李凭箜篌引》中生动地记录了李凭弹奏箜篌的高超技艺,其词曰:吴丝蜀桐张高秋,空山凝云颓不流。江娥啼竹素女愁,李凭中国弹箜篌。昆山玉碎凤凰叫,芙蓉泣露香兰笑。十二门前融冷光,二十三丝动紫皇。女娲炼石补天处,石破天惊逗秋雨。梦入神山教神妪,老鱼跳波瘦蛟舞。吴质不眠倚桂树,露脚斜飞湿寒兔”,此诗传神地再现了乐工李凭所创造的诗意浓郁的音乐境界;最后再譬如我所喜爱的晚唐著名诗人李商隐在《锦瑟》中描摹了自己无法排遣的苦闷心情,其词曰:“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李商隐弹的瑟竟然有五十弦,据说现在出土的瑟只有十七弦和二十弦,我对李商隐只有顶礼膜拜的份。

作者与甘玫在一起

我听说音乐还可以充当月下老人的角色,这真是咄咄怪事。据说,司马相如和卓文君就是因为《凤求凰》这首歌曲而结为并蒂莲的。传说中,司马相如是被临邛县令奉为上宾的才子,卓文君是待嫁闺中的佳人。有一天,司马相如在卓家做客,然后他在卓家大堂上弹唱了那首著名的《凤求凰》:“凤兮凤兮归故乡,游遨四海求其凰,有艳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我肠,何由交接为鸳鸯。”今天看来,这首歌曲直率、大胆而热烈,但却让在帘后倾听的卓文君怦然心动,春心荡漾,于是就上演了后面的故事,卓文君在与司马相如会面之后竟然一见倾心,双双约定私奔而去。至于卓文君所写的《白头吟》,那当然是后话了,在此不表。

作者与主持人刘熠在一起

音乐的魁力实在是不言而喻,古代的一些经典曲子真是赏心悦目、心旷神怡,可谓是百听不厌,这就是音乐赋予艺术的魁力,它让人受益匪浅、神情气爽,譬如《春江花月夜》《渔舟晚唱》等曲子一直流传至今,虽说它们属于阳春白雪,但我相信很多下里巴人亦曾听过。请愿谅我对音乐的无知,不像李商隐那样将拥有五十弦的瑟弹得出神入化,尽管我全程认真聆听了张天甫在湖南科技学院的独唱音乐会,但我实在无法用文学语言来描摹您的歌唱技艺,在此深表内疚与歉意!



【五】品位与情怀

“大家更在意宣传炒作,获取关注度,真正的艺术缺乏宣传推广的平台,哗众取宠,有反差才能红,这样的环境令人担忧。其实对艺术的认识有一定过程,如果我们让大家多接触高雅音乐,人们自然就能懂。我们去听意大利歌剧也不是每个词都能听懂,但是它的魅力你能感受到。我鼓励大家走进音乐厅去欣赏有水准的艺术,我也呼吁媒体多支持高雅艺术”,张天甫如是说。

比约林

多明戈

卡雷拉斯

帕瓦罗蒂

翁德里希

一个人总是有品位的,而品位这种形而上的东西不知不觉从潜意识里乃至从骨子里改变着一个人的思维习惯与行为习惯。张天甫毕其一生追求的是高雅音乐,崇尚正能量,倡导主旋律。年轻时,他就将瑞典男高音歌唱家比约林的画像挂在卧室的墙壁上,并以此勉励自己奋发向上。“取法乎上得其中,取法乎中得其下”,在他的心中,有很多值得敬仰的前辈,为此而努力向他们靠拢,譬如西班牙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多明戈意大利男高音歌唱家帕瓦罗蒂、西班牙男高音歌唱家卡雷拉斯、德语男高音歌唱家翁德里希,而帕瓦罗蒂、卡雷拉斯和多明戈三人是享誉世界的三大男高音

 

张天甫曾经说过:“我对名利没有太多欲望,甘于寂寞。有人说过,真正的演员或歌手其实是一群活在闹市中的苦行僧。他们单纯、敏感、清澈,像个孩子,靠本能生存,他们也是性情中人,把所有能量都留给舞台和角色。”之前说过,他的身上还有两个人格标签:阳刚与大气磅礴,大凡熟悉他或听过他若干首歌曲的人都能感觉到,譬如他的几首原创歌曲《湘江北去》《爱在中国》《丝路金桥》《芷兰花》《龙腾序》《油茶花》《我的草原我的阿妈》等,其声音嘹亮、刚毅而高亢,洋溢着一股浓浓的雄性荷尔蒙气息。从骨子里而言,他不喜欢那种男不男、女不女的演绎方式,但也尊重他们的选择,毕竟白菜萝卜,各有所爱嘛。若往文雅里说,不就是毛泽东所提倡的“百家齐放,百家争鸣”吗?他觉得,以满足人的好奇心理、猎奇心理和窥视心理而歌唱的艺人一般是走不长远的,终会落个昙花一现的黯淡结局。当然,品位归品位,在为搏君一笑的前提下,他偶尔也会反串一下,唱几曲本应该由女性来演唱的歌曲,譬如李谷一的《绒花》和江蕾的《在水一方》,但这并不妨碍他的歌唱风格。

 

张天甫是有桑梓情怀的,不!确切的是,是每一个炎黄子孙都有桑梓情怀。中国人素来讲究叶落归根,希望光宗耀祖,亦倡导认祖归宗,就好比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流行的寻根文学,本质是一样的。不知大家是否听过《芷兰花》这首歌曲?这首歌名的由来饶有趣味,他说道:“起初我们把歌名定为《英雄》,后来又改为《和平放歌》,最后还是取了‘沅有芷兰澧有兮’(语出屈原之《九歌·湘夫人》)中的芷兰,定名《芷兰花》,因为芷兰花非常高贵圣洁,我觉得能代表并象征一个民族的气节。”此后,从筹备酝酿到挑选词曲作者,到试唱录音,再到音乐电视的拍摄,他为这首《芷兰花》竟然忙碌了一年多。“不忘记家乡,不忘记历史,如今作为一个中年人,会感觉自己的责任越来越大”,诚如斯言,一股桑梓情怀油然而生。

 

那天凌晨,临走的时候,我最后问了他一个问题:“你天天在外面奔波,一年回几次老家?是否想念家乡?”张天甫没有正面回答我,只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人哪!走得越远,越惦记故乡”。是啊!这句话激起了我的共鸣,我也是一个远离故乡漂在广东的人,我的故乡在湖南省郴州市桂阳县,虽然现在科技发达了,通了高铁,但每年一般回去两次,而作为歌唱家的张天甫显然比我更忙,一年中的绝大部分时间他都在国内乃至国外奔波着,想必他回一趟老家少得可怜吧!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他的心中永远装着一个沉甸甸的故乡——湖南省怀化市。

4月24日那个美好的晚上,在张天甫的独唱音乐会上,我亲眼看见湖南科技学院的校长曾宝成在台上颁给张天甫一本荣誉证书,原来是聘请张天甫为湖南科技学院的客座教授。翌日,我又得知,他还是北京体育大学的艺术指导。作为公众人物,头衔越多,名声越大,社会责任也就越重,从而注定他的心理压力肯定高于常人,正所谓“成人不自在,自在不成人”。

纳兰性德

洋洋洒洒写了这么多,也该收尾了。行文至此,我突然想起清朝诗人纳兰性德的一首词《蝶恋花·辛苦最怜天上月》,其中有这么一句: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其大意无非是说:如果能像月轮那样终身皎洁,我会放弃自身像冰雪般的清凉为你发热。我想,其意境用来形容张天甫的艺术人生实在是再恰当不过了。

 

我深知,张天甫此生注定是要将歌唱之路走到底的,这是他的宿命,也是他自己无悔的选择。作为校友,我深深地祝福他,愿他早日走进奥地利,走进维也纳金色大厅!

2017年5月5日落笔于东莞长安

(版权所有,未经授版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若有违反,将追究法律责任。)



延伸阅读

01. 论抽烟与写作

02. 如何提高写作水平?

03. 一个“70”后的音乐旅程



附张天甫三首原创MV


《爱在中国》视频


《湘江北去》视频


《丝路金桥》视频



关于作者

徐颂翔,曾用名徐红光,网名湘南徐工,祖籍湖南省郴州市桂阳县太和镇神下村,先后毕业于太和中心完小、桂阳县第一中学、长沙理工大学,具有多重身份:独立作家、品牌顾问、宣传使者、职场达人、资深驴友。暂客居东莞,公司不定,职业游离,喜焚文为香,品清香一缕,擅煮字疗饥,姑勉强果腹,爱旅行,喜欢安静与喧嚣兼而有之的矛盾生活。迄今,撰有六部散文集(《别梦依依到桂阳》《寸草春晖系母校》《萱花椿树正芳菲》《今夜月明人尽望》《何事秋风悲画扇》《偷得浮生半日闲》)、一部随笔集(《徐颂翔随笔集》)、一部诗歌集(《梨花院落溶溶月》)及一部长篇印刷职场小说(《广东,一个孕育沧桑的子宫》),共九部著作,待众筹付梓。



若有人物访谈撰写需求,可联系作者,联系方式如下:

(备注:用手指长摁如下图片,将出现“识别图中二维码(第四栏)”,然后点击此栏,可加作者之个人微信。)


Copyright © 长沙原创音乐歌手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