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原创音乐歌手联盟

王丽达《沂蒙山我的娘亲亲》的演唱及歌曲处理

歌唱艺苑2018-06-19 12:37:06

用歌唱分享快乐,用歌声传承艺术!

点上方歌唱艺苑↑↑↑轻松关注

您的关注、分享就是最大支持

感恩有您的关注和分享!

祝福您与喜悦平和同在!

作品《沂蒙山我的娘亲亲》从整体上来说,风格气势雄浑,大气磅礴,音乐线条优美流畅,情绪变化跌宕起伏,歌词内容撩人心绪,在此基础上,词曲的结合亦十分工整,具有浓烈的民族音乐风格。歌曲通过对比家乡沂蒙山的今天和昨天,表达了对家乡的无限热爱之情。 中国论文网 http://www.xzbu.com/7/view-7151993.htm
 
  一、歌曲演唱速度的变化 
   音乐进行的快慢叫速度。在音乐理论中,速度(tempo)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音乐元素,它影响了作品的情感与演奏难度。“tempo”是借用了意大利语的“时间”,源于拉丁语的“tempus”。标记音乐速度的记号叫速度记号。速度是根据乐曲的内容、风格而决定的,大致可以分为慢速、中速和快速三类。音乐的速度是用文字或速度记号标记,写在乐曲开端的上面。每一个音乐作品都有他自己的速度,这个速度用来表达作曲家的思想,用来诠释作品的情感。在《沂蒙山我的娘亲亲》中,作曲家熟练地运用了速度的变化来表达家乡沂蒙山的变化。 
   作品在引子中运用了反复的创作手法来强调情感。“含泪呀,含泪呀,喊一声,沂蒙山呀我的娘亲亲”。这第一个“含泪呀”,要饱含深情的演唱,速度要适中,突出强调内心激动的感受。第二个“含泪呀”,要把速度稍稍提上去一点,表达比前一个“含泪呀”更激动的心情。这种激动的心情,需要用速度来推进。到第三句“喊一声”时,速度要稍微放慢一点,表达内心更加深沉的、发自心底的要喊一声的激动情感。 
   歌曲三次出现“含泪呀,喊一声,沂蒙山我的娘亲亲”,三乐句词同曲异,所处位置不同,情绪不同,仔细研究其音乐亦可发现其语气亦不同。前两句只在“含泪呀”出现不同,其余部分都重合,造成这种不同的原因在于后句情感更强烈,因此语气停顿更久,可以根据演唱者的实际需要进行延长与休止。而第三句是全曲的最高潮,且与前两句成模进关系,乐句演唱难度加大,因此此处语气最为宏大。 
   二、歌曲演唱的咬字吐字处理 
   音量是对力度的通俗说法。音量的大小是由物体的振动幅度来决定的。而在声乐上对每一个音或每一个乐句的大小的控制就是力度,力度的变化是声乐演奏的关键因素之一。 
   作品《沂蒙山我的娘亲亲》引子一开头便出现了清角音,造成在调式上的游移,给人一种动荡的感觉。力度记号“ff”表明此曲从一开始情绪就要求表现的非常激动,“含泪啊”又是三个连音,必需要唱出三连音的那种感觉来,每个音的时值都必须一样,要唱得非常均匀。这几句歌词的高音在小字二组的F音上,需要演唱者一下子就要唱到位,不能拖泥带水。唱“含泪呀”的“含”字的时候,共鸣腔要打开,让字丰满起来,瘪的共鸣腔会使声音发挤。歌者应在唱以前想好呼吸、共鸣状态如何,在呼吸时就已经就绪,在没唱以前就应该要听见自己的声音,感觉到唱的状态,思想应该要走在歌声的前面。 
   作品在“声”字上,巧妙地设置了休止,使该乐句形成了一个深情而断续的旋律。之后的一个乐句,出现了一个具有对比性的扩充“衬句”,加强了音乐的抒怀的段落。歌词中衬词的使用――“呃”字巧妙的将歌曲的节奏拉宽,使该段的对比更加明显,再加上音上的力度记号“sf”(突强),表达了更为激动和热烈的情绪。 
   歌曲在引子与尾声中在保持三连音节奏型同时,改变了旋律进行的音程和方向,既能表现出前后陈述之间的呼应,又能在变化中求得统一。在尾声,完整地再现了引子,并对其进行了大型的补充发展,使音域也触及到以前所从未出现的高音区,情绪更高涨,是全曲在最高涨的情绪中落幕。同时与引子前后呼应,使得整首歌曲既有了变化又有了统一。 
   作曲家在引子与尾声中旋律型采用了曲折旋律型和同音反复旋律型相互结合的方式,口语化的同音反复旋律型生动地塑造了主人公呼唤“娘亲亲”的心急之情。而较多大跳音程的运用,使旋律获得了铿锵有力的性格。 
   乐句 “日夜忘不了星辰”至“忘不了我的娘亲亲”,此处以日夜与青山起兴,后句紧承其义,表达了对故土的深情依恋,因此演唱时,语感连贯自然。后面紧接“娘呀!娘啊!”一句,语感既要有对比、有层次,更要有连贯与统一。 
   “都是堂堂的中国人”一句,作为华夏民族的后代,每每讲出这句话自豪感油然而生,因此此句的演唱语气因铿锵有力,落地有声,才显其博大气势。 
   三、音色在歌曲演唱中的变化 
   音色是由发音体的形状、性质、泛音的多少决定的。表现歌曲情绪情感的基本定位就是音色,因此不同的歌曲都需要有不同的音色来演出。虽然每个人在发声技术训练的时候就已经基本固定了自己声音的类型和色彩,但是演唱的声乐作品则是由于内容的不同,因而需要表现出各种各样的情感情绪来,于是乎就有必要在自己的固定音色上稍稍的做微妙调整,才能达到符合声乐作品要求的效果。 
   音色的细微变化是声音表现力的独到之处。对美声歌唱者来说,运用音色的变化来渲染情绪是常用的手法,而演唱《沂蒙山我的娘亲亲》。这首作品就需要这样的能力。 音色变化的方式很多,主要表现在假声唱法上。在民歌演唱中,因为音域高低不的同往往会用到假声唱法。在民歌中的假声又称“小嗓”、“假嗓”,这是一种特有的艺术表现形式。在沂蒙民歌演唱时使用的假声唱法主要是高腔假声,即:在高音区运用假声。这主要分为两种类型: 
   (一)交替型。就是真假声交替结合。真假声交替处的大跳过渡是由下滑音来完成的,会显得流畅自然,这种手法产生了强烈的对比和鲜明的音色变化,具有浓厚的装饰性。强调假声的色彩运用和真假声的对比,这已经成为这类民歌特色风格的一个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也是曲子进入高潮的一种特殊表现手段。如在《沂蒙山的娘亲亲中》改变真假声运用成分。在中低声区掺入更多的真声成分可增添声音的厚实感、沧桑感,如乐句“奶奶的线啊缝补血染的衣襟……”。 
   (二)拖腔型。假声拖腔的特点是:真假声结合,真声陈述内容,假声宣扬情绪,即真声吐词假声行腔。假声部分一般出现在真声句的最后一个字或衬词,这个字运用大跳(多为六度、七度、八度)翻高,同时由真声转入假声演唱。假声拖腔多在戏曲中出现,也是沂蒙民歌中较为常见的假声类型。在《沂蒙山的娘亲亲》中加入哭腔,如“含泪呀”乐句的演唱,加入哭腔之后可以使听者感受到从声音里吐露出的内心的悲壮情怀;加入喊人似的自然音色,如乐句“娘啊!娘啊!”此句喊得越自然则越真实,越真实则越到味儿。另外,还有其他的许多方式值得我们仔细研究。 
   沂蒙山是革命老区,在抗战时期,为我国的共产主义事业,无数的沂蒙儿女奉献了自己的青春。在那抗战时期,全民作战的精神,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园、自己的祖国的无私无畏的景象,让人难忘。而今的沂蒙山遍地是黄金,心中对家乡的怀念更是深切。

沂蒙山我的娘亲亲

含泪呀 含泪呀 喊一声
沂蒙山我的娘亲亲
当年大嫂的手 纳好出征的鞋底
奶奶的线缝补 血染的衣襟
小妹的鏊子叶 摊熟的煎饼
大哥的吱扭扭小车推出胜利喜讯
而今的沂蒙山遍地是黄金
而今的娘亲亲梦里常念叨你
含泪呀 含泪呀 喊一声
沂蒙山我的娘亲亲
日月忘不了星辰 青山忘不了松林
沂蒙山忘不了我的娘亲亲
娘啊 娘啊 娘亲亲的子孙
都是堂堂的中国人
含泪呀 喊一声 沂蒙山我的娘亲亲

再来欣赏一遍


猜 您 还 喜 欢


免责声明

内容来自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只提供学习交流;

如有广告产品请慎重购买!

····歌唱艺苑·第161123期····

Copyright © 长沙原创音乐歌手联盟@2017